一直到最近幾年之前,我都是對政治議題相當冷感、敬而遠之的人 
對小時候的我來說,政治是個聽起來相當遙遠,不干我的事的東西 
兩黨惡鬥,互相比爛,導致現在要討論公共議題時都得先預先漂白
“It's not about politics",好像政治是個髒字,
得先表明自己不屬藍綠才有發表意見取信於人的資格

隨著年歲增長,能吸收的資訊增加、能思考的工具變多
慢慢地體會到政治是"治理眾人的事",
本意就是為了處理公民議題而存在的
跟你有關, 跟我有關 
只是之間的關係是層層間接的所以很難切身感受到重要性
大家雖然偶爾也會關心一下社會運動和世界另一端的天災人禍 
但那些對我們來說感覺都很遙遠,
生命的殘酷仿佛都只是不真實的電影小說情節

想起郭瑞祥在我還是小大一時說到時間管理他說我們常常搞錯重點
花大把時間在"不重要卻緊急"的事情上而忽略了"重要卻不緊急"的事
政治不正是如此嗎? 我們花了多少時間在為個人職涯打拼,
想著明天吃什麼、下班要幹嘛、要怎樣跟朋友交際
活在網路世界裡投入大量的時間在電視電腦網路中 
抱怨著22K和加班擔心著肥胖和生活太空虛無聊
計較著,盤算著,嘻笑怒罵著 

這些都沒有錯,可是它們其實都是金字塔頂端的那一小角是生活的最表層 
我們為了這塔頂尖角終日忙碌掛心然後遺忘了我們之所以有這麼多時間跟心情煩惱這些 
是因為有金字塔下面層層的基礎支撐著 
---自然資源、市場經濟專業分工、國家主權、民主體制....等等 

就像水煮青蛙一樣,在我們煩惱著塔頂尖角不夠亮的時候底下的基層正一點一滴地被侵蝕 
而我們不知道、或距離太遠懶的去知道、或知道但覺得也不能怎樣 
對,就是無可奈何的無力感也許這就是大家長期不關心政治的主因之一 
直到金字塔開始傾斜有崩塌的危險時,簡直就是回天乏術了 
這些表面的和平並不是那麼堅不可摧,一切都處在一個微妙平衡上只是我們沒有認真想過 
只要一個小地方出錯就會全面崩解,回到生命的原點: 食物、安全的棲身之地 
要確保生存需要足夠的資源和力量才能在法治崩壞時對抗暴力入侵 
可是隨著血痕淡去我們漸漸遺忘了和平的珍貴
忘了自由與民主是前人用多少代價爭取來的成果 
於是還有人說的出"難道台灣還不夠亂嗎?"這種話 

的確,我也不知道能怎麼辦,也難怪面對龐大的無力感按讚之後接著往往就是洗洗睡了
台灣實質上實行民主不過十幾年的時間 
我不知道到底該說是人民素質不夠還是民主制度本來就有缺失 
讓我們還是找不到體制之內可以解決的辦法。
丟鞋哥陳為廷也許過於莽撞憤青但不得不承認他真的很勇敢
他代替多少躲在電腦後面的鍵盤鄉民如我砸出了無力的憤怒 
半年過去了,理性的人說破了嘴巴、靜坐抗議過了、反對遊行過了,還是什麼都沒能改變 
非得要流血犧牲才能推翻錯誤的事情嗎? 歷史就非得一再重演不可嗎

一早看到被洗版的FB 對於那些在立法院奮鬥的人既佩服也感動 
不知不覺我也把公眾的事視為自己的事了 
不知不覺我懂了那些遙遠的事若不去管不去想很快就會變成無法忽視也無法反抗的事 
等大難臨頭後回頭發現自己從未努力了解過、爭取過 
自己選擇了坐以待斃連要懊惱要後悔都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了 
也許能做的很少但不做些什麼對不起自己
這大概也是成長的過程吧

國之將亡必有妖孽。 
用新的方式負起責任的時代到了。
對自己負責,進而對社會、國家與環境負責
每一個人

 

---------------- [我的服貿懶人包] -------

這不只是經濟問題,這是政治問題,而且是很重要的主權問題 

1. 損害主權 

2. 內容不互惠不平等 

3. 簽約過程獨裁草率,未經審慎評估,更違反民主程序

簡言之,我無法肯定是否真有經濟上的利益,但我能肯定絕對會進一步讓台灣損失主權

兩國要談貿易合作,很好,但應基於互惠平等的條件,更應該以雙方主權不受侵犯為前提 
中國知道武力犯台代價不小還會遭受國際壓力所以能運用經濟和平統一是更經濟實惠的做法 
如郝明義半年前的公開信所說:「兩岸關係的本質,一直是戰爭狀態。只不過, 
早期主要是政治與砲彈的戰爭;到大陸全面改革開放以後,則改為經濟與銀彈的戰爭。」

服貿的本質就是在協助中國達成這個目的 

服貿基本上是擴大開放大陸資金和人力來台,
內容包含民生百業,且多數對大陸開放的產業幾近沒有限制 
相反地,大陸很有策略地只開放部分地區讓台灣投資,且限制重重, 
目的是為了吸取必要的技術協助特定地區發展 

中國可以跨境服務不用來台灣設新據點就可以做生意(出錢買下就行了
也就是說台灣的就業機會不會增加而台灣則必須要去中國設點,
也就是除了資金要去之外人也得去然後中國本來就沒在跟你講什麼道理,
有的是辦法在各種申請程序中把你做掉,即使你賺到錢也帶不回台灣,
不聽話的、搾乾沒有利用價值的,他們就慢走不送 

從條文上來看,確實可說這是不平等條約
"無論就產業廣度、地域範圍、投資金額、投資放行條件嚴苛度等,我們都是把自己給賣了

再來,是否互惠呢? 很多人因此可以去大陸設點賺錢(順利賺到的話) 
但也有很多台灣的中小企業會被有的是錢跟人的中國惡意併購、價格惡性競爭而鬥倒 
你可以很冷酷地說:適者生存缺乏競爭力的小企業死了活該 
那要判他們死刑的政府不用考慮一下收屍跟協助重新投胎嗎

薪資被壓低、工作機會被中國幹部取代的人也是活該失業最後只能被逼去中國當台勞 
結果就是台灣人去中國中國人來台灣越來越多企業由中資經營控制 
要滲透台灣取得實質掌控,還有比這更殺人不見血的方法嗎?
這就像是為了錢而簽下的賣身契
我們窮到活不下去只剩這一條"必要之惡"的活路? Really?? 

各產業潛在負面影響:
網路、廣告、出版/印刷業-->有助於中國箝制言論自由,篩選資訊而實行思想控制
通訊、運輸、物流、金融-->國防安全
食品、零售、醫療-->黑心商品危害健康,低價傾銷惡性競爭

Last but not least, 程序問題 
從最初簽署協議開始,就沒有經過國會參與,未徵詢業界意見,也沒完成產業衝擊評估報告 
就這麼簽了要強行通過,然後說不能修改, 
且都簽了不通過的話"有損國際信用"以後難以跟其他國家簽約 

鬼話連篇,協約本來就可以修改,
如此影響重大的國際協議更應該謹慎地反覆談判和修正,獲得民間與業界相當共識後才表决 
先簽訂之後再補上敷衍空洞的馬虎評估,然後怎麼抗議怎麼反對都打官腔不予理會 
好不容易書面同意服貿必須"逐項審查,不能整包表决,未經實質審查通過不能啓動生效
結果再放大絕30秒宣布"服貿已經放超過三個月了,行政命令依法視為已經審查,送交院會"
...從頭到尾踐踏民主的黑箱作業
再次套用郝明義的話來說,不是獨裁,就是愚不可及。

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人可以窮,但要窮得有骨氣,這種幾近喪權辱國的霸道賣身契不能閉著眼睛亂簽 
若一切按照程序你可以怪台灣人無視人之明,你可以怪台灣的民主不成氣候 
打不過敵人而亡國還死的甘願一點 
像這樣假借自由貿易開放之名使自己門戶洞開
這跟放任內賊開城投降有什麼兩樣

現在有勇者自願挺身而出企盼著能死守住城門
有人笑他們只是浪費時間做無謂的垂死掙扎,反正這國總有一天是滅定了;
有人說他們是暴民、民粹,"學生該好好唸書"
...連要被人用奧步硬是隨便賣賣了都還無動於衷的話,書才真是白念了
只會灌輸下一代別亂想乖乖念你的書 扣上聽話盡責盡本分的堂皇理由
於是多少人總是因為"應該要這麼做" 、"必須要這麼做" 而聽命行事,
不認真探究自己到底為什麼要做這些事、為什麼得念這些書,
反正好好用功念書就對了, 因為讀書本來就是學生應盡的責任,照著做就對了。
就是這樣才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任人擺布隨意操弄呼嚨,
更習慣獨善其身等別人幫你出頭抗爭
只會唸書有什麼用? 這種唸書方法跟態度有什麼用?
連好好認識自己,想想自己要什麼想成為什麼的時間和工具都沒有
長遠來說也損失了競爭力。


言歸正傳, 也許是我推論過頭危言聳聽
但要是我是中國,透過服貿協定能夠實質控制台灣的方法實在是太多了
...中國的領導人不一樣,他們可聰明的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sse 的頭像
chasse

chasse

chas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