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lph  

說實話,我原先已對迪士尼失去了信心,只期待皮克斯的勇敢傳說的。

無敵破壞王的預告並不吸引我,最後卻靠著幾乎0負評的口碑硬把我拉進了電影院,

並在落幕後讓我留在座位上捨不得走,還成為我心目中繼料理鼠王之後再度令人眼睛一亮的年度動畫片。

 

許多人說,這兩部片簡直就像是迪士尼跟皮克斯拿錯劇本、劇組交換似的風格錯置,

...雖然我也喜歡勇敢傳說,但這句話真的很貼切。

一直以來都是皮克斯出品的片,能讓我在場燈亮起時想著:

「如果我也能是這樣的工作團隊中的一員,負責把這樣的電影連同感動一起交給觀眾,

那麼就算過程再累再辛苦,都會覺得自己的工作很棒吧!」

而勇敢傳說在這一點上,遠遜於無敵破壞王。

 

先說畫面吧,這部片充分掌握了動畫片的優勢,也就是場景和人物的無限可能,

我很喜歡鏡頭帶著觀眾進入電玩遊戲內部,讓遊戲人物動起來那一幕,

就像開啓了奇幻世界的大門,我們隨著電流通勤車進入中央車站大廳(延長線插座),

穿梭在不可思議的電子世界中

station  

2D遊戲的不連續動作被巧妙運用,舊時代的電腦動畫缺點反而成了令觀眾會心一笑的復古幽默

在真人電影中燒錢不償命的視角和運鏡(ex:從特寫開始再用crane+dolly拉開的大遠景)在這裡是那麼輕鬆寫意,

剪接的節奏是那麼地輕快分明,實在不愧是歷史悠久的說故事高手。

 

再來說說情節鋪排,經典動畫有一種「英雄之旅」定律:

主角必有一難題要克服,他遇上了改變的契機,卻因為自己的個性或特質,再加上命運的捉弄,

必得經歷無數苦難、透過學習和夥伴協助,最終才能成長而圓滿。

這部片無一處不謹遵上述迪士尼的傳統做法,

鋪排故事的手法如同分鏡大師Francis Glebas在Directing the story一書所寫的波浪情節曲線,

情節高低起伏恰到好處,卻又能適時地天馬行空,

帶著絕佳的創意和社會觀察,從頭到尾都極為縝密地鋪梗,沒有一絲浪費。

 

主線劇情其實相當簡單,讓觀眾很容易Follow,但要讓各種遊戲人物混雜穿梭,湊合得恰如其分,

最後融合三大遊戲特色帶出結局,這些可一點也不容易。

或許正是這一點讓我覺得它很皮克斯,因為它和皮克斯前幾部經典作品、賈伯斯的蘋果一樣,

完美詮釋了「簡單是複雜的極致」這句話。

 

其實,劇情不是猜不到,但它就是能引誘觀眾放棄戳破劇情,情願被引領到各種驚喜之中,

明知這裡該失敗,但他失敗你還是跟著難過;

明知這裡會皆大歡喜,但它卻能以你沒想到的過程來實現這個結果,讓你依然意外且開心

它讓觀眾卸下心防,忘了去質疑挑剔,全盤接受眼前所見的一切,不自覺地被吸進故事中與主角苦樂與共,

...成功的故事,莫過如此。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Ralph重新被接納的過程有些草率, Felix跟眾鄰居們態度轉變太快,

在轉折處交待的不夠深刻,直接套用童話故事美好結局的路子,這一點蠻可惜的。)

 

這部片揉合了各種元素,別出心裁地為每個遊戲世界量身打造笑料,

於是我們看到糖果城堡中,奧利奧們嚴肅地喊著: O-REE-O;Ralph稱呼King Candy為“Your candiness”;

遊戲人物也得Insert Coin才能參加賽前賽;曼陀珠X可樂不僅變成燙可樂噴泉,

還在最後成為前後呼應的關鍵轉折點(終於派上用場的隱藏關卡!)

在電玩世界中,unplug就是世界末日,Glitch、HD都被編進來用,還把bug絲絲入扣地融進故事之中:

Bug是很討厭的生物,還會躲到地下需要Dig bug(De-bug); Turbo是Sugar Rush中的Bug,最後也蟲族化;

而被Turbo變成Glitch的女主角最後也把bug大翻身,變成Vanellope的暴衝特技…真是太有創意了!!

正是這些小細節賦予了虛幻世界生命,讓他們變得鮮活生動,更具說服力。

不僅如此,編劇團隊在劇情層次結構上也用盡巧思,不只玩hero's doooty這種通俗諧音梗,

讓各個遊戲中的魔王角色聚在一起因為職業倦怠而組了互助會大吐苦水,

還把少數怪胎被排擠霸凌的痛苦、不被認同的孤單落寞、

灑狗血下重鹹才能博得笑聲的荒誕、甜膩背後的腐爛、

喜新厭舊的感傷、時代演進的人情退化…等等深層情緒也埋進影像之中,

它呈現出2D與3D的反差、殺戮與甜美的反差,

越是荒謬的組合,越是正經八百地湊成一塊,形成趣味性十足的對照組

之所以能創下幾乎0負評的紀錄,想必正是因為編劇們十分用心地搜羅老少咸宜、雅俗共賞的要素

讓不同年齡層、不同視角都能得到共鳴吧

dump  

 

最後談談故事的內涵。

善惡對立的二元觀念常駐在主流電影裡,直到最近才有了變化。

我們看到Ralph跟其它以壞人當主角的近期動畫(神偷奶爸、麥克邁...)一樣,

開頭總是自私自卑,儘管被鄙視排擠,到最後卻願意犧牲一己來拯救其他人

(所有天賦異稟的英雄均如此 就連韋小寶般的Tony Stark進了復仇者聯盟也一個樣) 

 

這一系列的壞人主角在善惡之間畫出了灰色地帶,

表面上的壞人其實心地良善,這些壞人主角不僅是好人,而且還都是身懷俠骨的英雄:

而真正的壞人往往是表裡不一的偽善者---表面道貌岸然, 內心陰狠毒辣(ex:熊抱哥)

看來新時代的英雄比以前複雜多了,有更多的善惡矛盾,也有更深刻的內心戲要演

一味單純的正直善良就像過時的美國隊長,對口味變重的大小孩們來說太無聊也太淺了.....

 

Wreck V.S. Fix, Bad guy V.S. good guy.

這部片用了很多老梗,但就像史瑞克改寫童話人物一樣,把老梗翻新得非常到位。 

當每一點對比的調味料都混得剛剛好時,老梗就變成經典了。

 在故事的尾聲,Ralph以浩克騰空重擊X超人的英雄之姿擊碎了善惡的界限,

He didn't wreck to ruin, but wreck to rebuild.

這讓我聯想到印度教的思想: 破壞、創造與保護相生相息,缺一不可。

破壞神從創造中學會珍惜;保護神則從命運的荒謬中了解破壞乃必要之惡,

於是他們各司其職,互相尊重,another The-Toy-style ending.

.....but way better than "the TOY".

superman  

 

總而言之,是一部精準到位的好片。

它不僅創造了全新的奇幻世界(這部片的周邊遊戲和糖果太有市場了,

要是迪士尼樂園能把Sugar Rush加進遊樂設施,從cart baking玩到賽車,肯定會引起新轟動!)

也讓大小孩們因為下面這句話重拾信心和勇氣:

"I'm bad, and that's good. I will never be good, and that's not bad. There's no one I'd rather be."

 

Just be yourself, and prou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sse 的頭像
chasse

chasse

chass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